Integrately - Integrate Your Apps In 1 Click Skip to content left arrowright arrowup arrowdown arrowbackwardforwardbutton playbutton pausesun moon bookmarkdevto500px buffer buyselladscodepencreative marketcrunchbase deviantartdribbbledropbox envatoangellistfacebookfacebook ffeedlyflickrgithubgoogle plus instagramlastfmlinkedinmeetupmyspace paypal pinterestproduct hunt redditrss shopifyskypeslacksoundcloud spotifytrellotumblrtwittervimeovinewhatsapp wordpress yelp youtubemedium facebook messenger qq squarespace vk wechat weibo wikipedia discord twitch microsoft onenote mixer spectrumtelegramgoogleunsplashsnapchattiktokbloggerevernotebehance pinboard creative commonsshare download search magnifier location map website button stopcopy close menu email new new notification read notification brandloader circle loader bars podcast
Shyrism.News #13 广阔未来

Shyrism.News #13 广阔未来

22 · 04 · 10 号刊 第 13 期

见信好!

近一个月来,上海、吉林等地疫情肆虐,时至今日许多地方仍然处于封控状态。我知道这段时间大家都不容易,希望你和你的家人朋友一切安好。

本期为篇幅考虑,仅选文两篇,均围绕「人类」与「未来」这两个宏大命题。希望宏观的整体性视角能给你带来一些启发。

原文链接 | 竹白


广阔未来:长期主义之于人类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Our World in Data 2022 年 3 月 15 日文章,作者 Max Roser 试图传达一个观点:未来很广阔,任何一种阻止灾难性未来发生的尝试,都意味着我们处于人类文明历史的起点。

过去

有多少人类曾经存在过?

从物种到物种的过渡是渐进的,因此人类的出现并没有一个特定的时刻。两位人口学家金田敏子(Toshiko Kaneda)和卡尔 · 豪布(Carl Haub)利用已有的历史知识,将 20 万年前作为第一批人类生活年代的分界线。据他们估计,20 万年以来大约有 1090 亿人生老病死

这 1090 亿人创造了我们的文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活得很短:过去大约每两个孩子就有一个死亡。在条件很差、后代存活率很低的时候,为了保证种族存续,那么出生率就必须非常高。金田敏子和卡尔 · 豪布假设在人类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公元 1 年之前),每 1000 人中每年有 80 个孩子出生。这是一个比典型的高收入国家高约 8 倍的出生率,比今天最贫穷的国家高 2 倍多(见地图)。

现在

在 2022 年,我们有 79.5 亿人存活。加上已经死亡的人,自现代人类诞生以来,大约有 1170 亿人出生。这说明当前存活的人类占所有人类的 6.8%。

如下图所示,沙漏里的每一粒沙子代表 1000 万人:每年有 1.4 亿婴儿出生,因此在沙漏上半部分增加 14 粒沙子;每年有 6000 万人死亡,因此有 6 粒沙子通过到下半部分,成为已死亡的人类的一部分。

潜在的未来

未来还将会有多少人出现?

我们不得而知,但未来是广阔的,宇宙将存在数万亿年之久。

沿着这条线索继续推测:人类是哺乳动物,而根据已知事实,一个典型的哺乳动物物种的寿命约为 100 万年。减去人类已经存在的 20 万年,我们还剩余 80 万年。基于联合国对本世纪末的预测,全世界人口稳定在 110 亿,平均寿命上升到 88 岁。在这样的未来,在未来的 80 万年里将有 100 万亿人出现。

如下图所示,每个三角形代表 79.5 亿人(与上图沙漏中的现存人类形成的绿色倒三角相对应),每一行代表 5 万亿儿童的出生,共 200 行。这张图显示了在未来 80 万年内可能会有多少孩子出生,在这个未来,人类的生存时间与典型的哺乳动物物种一样长。

但人类不是「典型的哺乳动物」。与其它哺乳动物不同的是,一方面,我们有毁灭自己的能力(例如核武器);另一方面,技术发展使得我们即使面对最极端的风险也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例如毁灭恐龙的小行星撞击)。

地球可能会保持大约 10 亿年的可居住性。如果我们在地球保持可居住性的情况下生存,根据上述情况,这将是一个有 125 千兆人类出生的未来。

继续设想,如果人类能保护好自己,并在地球之外找到家园,那么人类可以生存得更久,未来的可能性会更加广阔。我们将如斯图尔特 · 布兰德(Stewart Brand)所说「此刻曾经是不可想象的未来」。

肩负重任

长期主义是指未来的人类与现在的人类在道德上同等重要,其关键议题之一是「如何改善世界的长期前景」。长期主义者不仅要考虑现在,还要考虑未来。

在某些方面,我们已经是长期主义者(例如对气候变化及环境保护的应对);但在其他方面,我们还缺乏对未来风险的重视。除核武器之外,还有两个主要风险:流行病,特别是来自工程病原体的大流行病,以及人工智能技术。这些都可能会导致重大灾难,要么是有人将其作为武器使用,要么是无意中酿成苦果。

减少生存风险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任务之一,但却往往被忽视。

研究人员应当将目光投向研究如何减少生存风险,艺术家应当在作品中传达出广阔未来的重要性,而最关键的是,这项工作应当在政府的推动与统筹下进行。想象有一天,各国都会有减少灾难性和生存性风险的部门,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些机构将致力于保护人类的高瞻远瞩的工作。

亡羊补牢,为时已晚。我们必须更主动,现在就认识到这些威胁。

机会多多

广阔的未来,更多的风险,同时也意味着更多的机会。

如下图所示,在过去的 200 年中,我们在几个宏大问题上已经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我们可以终结今天的恐怖:贫困并非不可避免,我们可以实现一个人们不受匮乏之苦的未来;今天无法治愈的疾病可能在几代人的时间内就能治愈,我们在改善健康方面已经取得成果。而且我们可以实现一个环境友好的世界,实现一个野生动物繁荣的未来。而我们的子孙后代将继承我们的事业,建立一个比我们想象中更美好的社会。


未来一万年人类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Big Think 2022 年 3 月 16 日文章,来自尼日利亚的读者哈利 · 博纳斯(Harry Bonas)提问:「如果人类在未来一万年内没有在气候变化或小行星撞击中灭亡,我们是否有可能进一步进化成比目前更先进的物种?」,而作者尼古拉斯 · R · 隆格里奇(Nicholas R. Longrich)的认为进化不会停止,甚至会比过去更快

自然选择的终结?

一些科学家认为,文明的崛起终结了自然选择。过去占主导地位的选择压力 —— 掠食者、饥荒、瘟疫、战争 —— 大部分已经消失了。

但进化并没有停止,有其他事物接过了这个任务。进化与其说是适者生存,不如说是适者繁衍。自然环境已不大可能成为人类的主要死因,而性选择现在在进化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我们创造的新环境将迫使我们去适应 (Jezael Melgoza / Unsplash)

如果自然界不再控制我们的进化,那么我们创造的非自然环境 —— 文化、技术、城市 —— 会产生新的选择压力。这是一个不得不适应的过程,即使我们对这个现代世界的适应性并不好(例如密集的城市为疾病的传播创造了条件)。非自然的环境促成了非自然的选择。除此之外,死亡率的降低也将成为我们面临的新的选择压力,而家养动物的进化可能与此相似,甚至可以说我们是一种自我驯化的猿类动物

寿命

生命周期会随着死亡率、掠食者和其他威胁杀死你的可能性而变化。当死亡率高时,动物必须在更年轻的时候就进行生殖,防止衰老或癌症的进化突变也因为寿命短而无法体现优势;当死亡率低时,动物才有更多的时间来进行生殖,更晚地达到性成熟,延长寿命和提高生育能力的进化突变也能体现优势。这就是为什么很少有天敌的动物 —— 生活在岛屿上或深海中的动物,或者仅仅是体型巨大的动物,例如格陵兰鲨加拉帕戈斯龟弓头鲸 —— 会进化出更长的寿命。因此,即使在文明孕育之前的蛮荒时代,人类先祖在猿类中也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他们的死亡率低、寿命长。用长矛和弓箭武装起来的猎人可以抵御掠食者;分享食物可以防止饥饿。因此,我们进化出了延迟的性成熟和更长的寿命。

但是,少年儿童的死亡率仍然很高 —— 到 15 岁时接近 50% 或更多。平均预期寿命仅为 35 岁。即使在文明出现之后直到 19 世纪,少年儿童的死亡率一直居高不下。而由于瘟疫和饥荒,预期寿命甚至下降到 30 岁。不过,在过去 200 年里,

然后,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更好的营养、医药和卫生水平使得大多数发达国家的青年死亡率降低到 1% 以下全世界的预期寿命飙升至 70 岁,发达国家为 80 岁。这一增长归功于健康的改善,但它为延长人类寿命的进化创造了条件。

体型与力量

动物经常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化出更大的体型,这是在暴龙、鲸鱼、和灵长类动物(包括人类)身上看到的一个趋势。

早期的人族(例如阿法南方古猿 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 和能人 Homo habilis)体型较小,有120 cm - 150 cm 高。后来的人族(例如直立人、尼安德特人、智人)则长得更高。我们能在这漫长的时间里持续增加身高,部分原因是营养的改善,但基因似乎也在不断进化

我们的体型为什么会变大尚不明确。据推测,死亡率可能推动了体型的进化:生长需要时间,所以更长的生命意味着更多的时间来生长;同时,人类的女性也更偏好高大的男性。因此,较低的死亡率和性偏好都可能导致人类变得更高。

达芬奇的《维特鲁威人》以完美的人体形态为基础,这种想法在未来可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Luc Viatour / Wikimedia Commons)

随着长得越来越高,我们也变得越来越轻盈。在过去的 200 万年里,我们的骨骼变得更加轻盈,因为我们减少了对蛮力的依赖,而更多地依赖工具和武器。随着农业耕作迫使我们定居下来,生活变得更加规律,因而骨密度下降;而随着我们在办公桌、键盘和方向盘上花费更多时间,这个趋势可能会继续。不仅如此,我们也减少了肌肉,特别是在上半身。随着体力变得不那么必要,我们的肌肉也会不断萎缩。与此同时,我们的颌骨和牙齿也变小了。

容貌

在 10 万年前先祖离开非洲后,人类遥远的部落因沙漠、海洋、山脉、冰川等变得孤立。在世界各地,不同的选择压力 —— 不同的气候、生活方式和容貌审美 —— 导致我们的外表以不同的方式演变,从而演化出独特的皮肤颜色、眼睛、头发和面部特征。

随着文明的兴起和新技术的出现,人类又被联系起来。征服战争、帝国殖民和人口贸易都改变了人种,使之相互融合。今天,公路、铁路和飞机也将人类联系起来,我们越来越成为一个世界性的群体,人类的肤色和面部特征都将趋向于全球平均。

性选择将进一步加速我们容貌的进化。随着大多数形式的自然选择不再起作用,配偶选择将突出优势。人类可能会变得更有魅力,但在容貌上更一致。全球化的媒体也可能创造更统一的容貌审美,把所有人推向一个单一的美人形象。然而,如果理想形象是阳刚男性和柔美女性,那么性别差异可能会被夸大。

智力和性格

过去的 600 万年中,人类的大脑容量大约增加了两倍,这表明在工具使用、复杂社会和语言的驱动下,自然选择了大脑。然而,这种趋势可能不会持续下去,相反,我们的大脑正在变小,而原因尚不明确。据推测可能与人类进入农耕文明以及劳动分工有关。

不过,大脑的大小并不代表一切:大象虎鲸的大脑比我们大,而爱因斯坦的大脑也比一般人小。尼安德特人的大脑与我们相当,但更多的部分用于视觉和对身体的控制,语言和工具使用等方面的能力则较弱。因此,大脑容量的损失对整体智力的影响还不清楚。也许我们失去了某些能力,同时增强了与现代生活更相关的其他能力。有可能我们通过拥有更少、更小的神经元来保持处理能力。

与此相似,我们的性格也在不断发展。远古时期出于生存需要进行的猎杀、对抗乃至战争,造就了更具侵略性的性格,但这现在被视为一种不适应的特征。社会模式的变化也会改变人的性格。今天的社会具有比过去多得多的人口基数,每个人的社会关系也更为复杂。同时,更频繁的人口流动也加剧了这一趋势。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成千上万的关系,许多关系转瞬即逝,而且越来越多地是虚拟的。这个世界将促使我们变得更加外向、开放和宽容。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心理上很好地适应这种变化。我们的本能、欲望和恐惧在很大程度上源自先祖。现代社会很好地满足了我们的物质需求,但却无法满足我们的心理需求。也许正因为如此,越来越多的人受到心理问题的困扰,如孤独、焦虑和抑郁。许多人求助于酒精、药物甚至毒品来应对。

新物种?

人类这一物种会继续进化吗?要做到这一点,种群间需要相互独立,受到不同的选择压力。空间上的距离不再使我们隔离,但如果人类根据宗教、阶级、种姓甚至政治而婚配,生殖隔离有可能会实现,物种可能会进化。

狗在人类的照顾下已经转变为一个高度多样化的物种 (Hannah Lim / Unsplash)

在《时间机器》中,科幻小说家 H.G. Wells 看到了一个阶级创造了不同物种的未来。上层阶级演变为美貌而无用的埃洛伊人(Eloi),而工人阶级则成为丑陋的地下莫洛克人(Morlock)。

在过去,宗教和生活方式有时会产生遗传上的不同群体,例如犹太人和吉普赛人。而今天,政治也使我们分裂。这是否会创造出两个物种,具有本能的不同观点?也许不会。不过,在文化使我们分裂的程度上,它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人身上推动进化。如果文化变得更加多样化,这可能会保持和增加人类的遗传多样性。

奇怪的新可能性

在某些方面,未来可能与过去完全不同。进化本身已经进化了。

其中一个更极端的可能性是定向进化,即主动控制自身物种的进化。当选择偏好的容貌和性格的伴侣时,我们已经在自我培育了。而今后,我们将基于对自身行为的了解,对后代基因做出更多的定向选择。同时,计算机也提供了一种新的选择压力。随着更多人使用网恋、交友软件,相当于把下一代长什么样的决定委托给算法。

关于人类进化的讨论通常是向后看的,仿佛最伟大的胜利和挑战都在遥远的过去。但随着技术和文化进入一个加速变化的时期,我们的基因也将如此。可以说,进化中最有趣的部分不是生命的起源、恐龙或尼安德特人,而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的现在 —— 以及我们的未来。


简讯速览


捐赠

如果您觉得「Shyrism.News」有价值,请支持和分享给你的朋友或社交网络。

感谢打赏的朋友,请务必备注称呼或邮箱,以免清理账户时丢失数据。